逆袭女仙 第七十章 (第二更)

2020-03-08

逆袭女仙 第七十章 (第二更)

鬼界?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?沈灵从来未曾听说过,也无法想象。

“鬼界乃是众生魂魄最后的归属之地,亡者之魂经过鬼界再通过六道轮回,获得新生。这,便是鬼界存在的由来。”

这简直是颠覆了沈灵有生以来的认知。若是真有这样一个地方,又如何会不为人所知?

鸿钧道:“正是因为鬼界不存,天道运转不畅,这才隐隐有崩乱之势。所以你的任务便是让六道归位,打开鬼界之门,送此世界中亡者轮回。”

“可是六道该如何归位?鬼界之门又该如何打开?”沈灵觉得十分棘手。且不说她完全不知道六道是什么东西,更别说压根摸不着鬼界大门朝哪儿开。

鸿钧道:“为师只能告诉你先找出招魂幡,后面的事情,便只能看你自己努力了。”

“招魂幡?”如何又和招魂幡牵扯上关系了?沈灵着实糊涂了,但鸿钧不肯再多说,只道他虽是天道一缕意识的分身投影,但也不能完全违背天道行事。通过师徒之缘给出她一个提示已经十分难得了。下面的事情还必须要她自己去一一解决。

沈灵只觉得眼前一闪,自己已然回到了青云殿中。她以为刚刚和鸿钧那番谈话已经花费了不少的时间,现实世界之中时间居然没有流失一息。

怅然若失的站了半晌之后,沈灵将所有的疑问压在心底。一切,都还要等到结婴大典之后才好说。

时间转瞬即逝,很快便到了结婴大典那一日。

沈灵天未亮之时便收功起身。门外已经站了两个理事堂的弟子。他们正是为了今日的主角沈灵而来。

其中的一个弟子却是沈灵旧识,正是晚她几日入门的苗新妍。记得刚入门的时候苗新妍已经是练气四层的练气士了,以她风系单灵根的根骨来说修行速度应该比一般的修士要快上许多,但六年过去了,她如今也只是练气十二层,离大圆满的境界还差上那么一些。

当初沈灵同苗新妍还曾接触过数日,互有好感,但当年内门弟子大选之时沈灵被莫清离点中收为弟子后,苗新妍便有意无意的回避,甚至可以同余采薇交好。那原本刚刚建立不久的好感就此被冲散了去。

如今再一次见到苗新妍,沈灵略有惊讶,但随即便也释然了。总也是一个门派的弟子,总是会见到的。况且她们之间也素无怨仇,于是沈灵对她微微点头。

苗新妍见到沈灵的时候脸色激动,也不顾一旁同来的弟子,快走几步来到沈灵面前,讨好的将手中的托盘送向她面前,笑靥如花:“沈师姐,听理事堂长老说要为你准备结婴大典的事宜,我便同长老毛遂自荐,讨了这一份差事。”

见她神色言语间界透着讨好之意,沈灵心中微微叹息,能够通过明心洞测试入门的弟子心智姐不会差,可人心多变,若是不能紧守本心,怕也会逐渐被权力欲望迷住了双眼,行事也一点点偏了过去。如今的苗新妍和曾经的余采薇好像,只是余采薇经明心洞一历似乎已经脱胎换骨了,而眼前这一个却渐渐迷失过去。曾经的风发意气已经被岁月抹去,沈灵实在有些不懂以苗新妍的资质完全可以埋头苦修,为自己在修行路上找一个好的前途,为何自甘堕落?

接下苗新妍手中的托盘,沈灵淡淡道:“多谢了。”

苗新妍没有料到沈灵态度如此冷淡,双手一空后,她退了几步,咬了咬唇,面上就带了几分委屈:“沈师姐如今已经是元婴道君,不记得当年的姐妹情分了。”

沈灵目光一厉,还未开口,与苗新妍同来的那一个女弟子已经神情紧张的走了上来,伸出一只手来拉了拉苗新妍的衣袖,小声道:“今日是沈道君的好日子,你怎能说这些添堵的话?”说罢,她又对沈灵解释道:“道君,新妍不是有意的,只是她这些日子心中有些不畅,一时想偏了。”

沈灵看了那说话的弟子一眼,只见她样貌也只能算的上是清秀,远远比不上门中其他女弟子的容貌。加上一身灰扑扑的外门弟子道袍,恐怕放在人堆里都找不出来。但她的气质却出奇的好,话语间虽有些紧张,却不卑不亢,恭敬却不谄媚。

不知为何,沈灵突然有种奇异的感觉,这个女子若是能够好好培养,前途也不可限量。这样的直觉很玄妙,好似一道灵光突然闪进她的脑海之中。沈灵无从解释直觉的由来,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兴趣,问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那女子本是为了想要替苗新妍解释,免受责罚,却没料到沈灵居然问她的姓名。虽不知道是福是祸,但她还是老老实实端正行一礼,而后道:“弟子胡夏见过道君。”

沈灵微微点头,又问道:“你何时入门?修为如何了?”

胡夏见沈灵面色如水般平静,实在瞧不清楚这位新晋道君性格如何,心中万般打鼓,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答道:“回道君,弟子入门已经三年有余,可修为……”说道此处,她红了红脸,而后道:“弟子还未进入练气期。”

沈灵看了胡夏一眼,神识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从胡夏的身上转过了一圈,随即心下便了然。

胡夏见沈灵久久不说话,小心翼翼唤道:“道君,时辰已经不早了。还请更换衣冠。”

沈灵这才想起还有正事要办,便放下了这一头的心思,拿起托盘中所放的衣物要更换。胡夏很有眼色的告辞离开,苗新妍却负气站着不走,一双眼睛略带怨气的瞧着沈灵。

沈灵无视她的目光,只问道:“还有何事?”

胡夏也觉得今日苗新妍实在是不对劲,她隐约知道苗新妍为了什么心中窝火,但也不能因为道君脾气好便向道君发泄啊。面对沈灵询问的目光,胡夏一头汗水,一边道:“无事,我们这边出去。”一边大力的拉扯不甘愿的苗新妍离去。

苗新妍胡夏拖至韩露峰山脚下时,突然疯了似的,大力的甩开了胡夏的手。没好气道:“放手,你这个废物。”

甩开手时,苗新妍无意识的用上了真气,胡夏一时不查竟然被一股大力生生的摔至山壁上,肺腑巨震,半晌都没有爬的起来。

苗新妍也被自己的举动吓傻了。她无措的看着倒在地上没有动静的胡夏,结结巴巴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说着,苗新妍转身就要跑。谁料迈出一步,便听见一声嗤笑声。苗新妍脸色刷的一下白了,四下张望,大声问道:“谁?鬼鬼祟祟的,快些出来!”

“哈哈,都说青云殿对弟子管束有方,此次弟子大比,在下还特意求了师傅带我前来观看,却没料到今日竟亲眼见到同门相残的一幕。”

一串懒洋洋的语调从不远处的转角传来,随着话语声落地,一道白色的身影缓缓从转角出现。

苗新妍看到来人呆了呆,她只觉得第一次见到这样好看的人。他手持一把玉扇,身着白衣姗姗而来,比白衣更显得莹白的是那一张美丽的近乎妖异的面孔。那张面孔上,嘴角微微含笑,无数风流便在这一笑见尽显。

苗新妍被这笑容迷醉了,压根忘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,更是忘记这个人先前说过了什么,她的整副心思完全落在了这张妖异的面孔之上。

那人已将苗新妍的痴迷之色完全收入眼底,目光中浮现一层讥讽之色但很快又隐去不见。

“姑娘!姑娘!”

“啊?什么?”苗新妍终于从痴迷之中醒悟过来,面带羞赧的底下了头去。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尽然看一个男人看到痴傻了。

“姑娘,我是问,你的同门怎么办?”男子语气温和,眼中却闪过不耐烦。

苗新妍这才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,又看了一眼那男子,心道绝不能让对方对自己生出一丝反感来。这样想着,她急忙跑向胡夏,同时还不忘解释道:“方才不过是我们姐妹之间一些小争执,我一时忘了她还未引气入体,动了真气,下手重了些。”

胡夏已经陷入昏迷之中,从外部看来没有什么,但可能是受了内伤。苗新妍这才有些着急了起来,胡乱的翻着自己的储物袋,不知道要找些什么治疗胡夏的伤势才好。可是心中越着急,她越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。

这时,斜地里伸出一只手来,手指修长,手心中还握着一只玉瓶,直直递到苗新妍的面前。

苗新妍愣愣的向那只手的主人看去,原来是刚刚那个男子,还没有走,他微笑的看着她,温和道:“这是养神丹。我丹青门特制的,对于内伤有奇效,凡人也可以用的。”

苗新妍因为这一番温和的话,彻底的红了脸,她只觉得自己的心砰砰直跳,从对方手中接过玉瓶时,不小心还碰见了对方的手指,一种微麻的感觉顿时从她的手指传到心中,吓得她差一些扔掉手中的玉瓶。

辽宁妇科医院哪家好
安庆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民族匠心产品第一名